瘦尽灯花又一宵

在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,我最喜欢你。

没品冷知识

刃鸣:

芬兰语Kalsarikannit:


只穿着内裤在家里一个人喝酒。 ​​​


希腊语katapepaiderastekenai:


挥霍资产并将热情投入于无望的男孩身上。

于是我瞬间脑了一个猹皮炎文学:

妙龄青年日日花前病酒,穿着夏威夷风情大裤衩儿四仰八叉坐在自家沙发上喝德啤,左手哐哐地往杯里倒,右手举着手机,风吹泪洒,给心心念念的小主播,括号男,激情打赏

萨尔茨堡的树枝[ME]

写完说不定就出坑了。
warning:应该没有吧,想提的请提!
欢迎捉虫。
bgm是小半

这十几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分析我们的爱意,从各种曾经的蛛丝马迹里寻找爱过的证据,纠结谁对谁错,谁成就了谁,如何重温旧梦,不管带不带着伤痕总归要绑定着躺进相邻的两块墓地里。

跳过恋爱失恋到结婚离婚,直接来到如何复婚,可能吗?

如果可能,那么一定是我们穿越了。我是个有神论者,所以这种可能理论上通过。

我发誓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,那未免也太蠢了,全世界都替我记住了那次错误,而我执迷不悟。当我在某个红灯绿酒的派对上再次看到那双钴蓝色的眼睛,仿佛有自称爱神的魔术师在耳畔打了一个响指,恨意变得酸涩,我再次坠入爱情。该...

orangejuicy:

Till the end
That's all I wanna do.

trustno1:

她不是花环上的丝绸玫瑰花,她不会褪色,只会凋谢——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,她已经笑着用盛开的带着露水的火红花朵装满了船舱,带上她的打火机、烟、郁达夫全集和所有爱她的人曾给过她的一切,穿过初春淌凌的大块浮冰,向无限漂流,向永恒的幸福漂流而去了。

© 瘦尽灯花又一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