瘦尽灯花又一宵

在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,我最喜欢你。

陈白露和子弟在一起一年,旁观者都看得清楚——更重要的是,他们自己也清楚,在一无所有、闯荡社会、被欺负被骗、被企图潜规则的年纪,他们真的相爱过,相依为命过,为对方付出过许诺过。

可是爱情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,没有什么能绝对使之保鲜,真诚不能,善良不能,同甘共苦也不能。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溜走,也不知道原因。从相依为命到反目成仇,中间也只过了短短两百天,到子弟把皮包骨头的陈白露从柬埔寨带回来,他们一个坐在墙边的椅子上,一个躺在病床上,相隔两米,四目相对,眼神里只有陌生和敌意。

也许只能用“气数已尽”来解释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瘦尽灯花又一宵 | Powered by LOFTER